02 十二月 2021

免疫疗法:“黑入”免疫系统来对抗癌症


免疫疗法是一种最前沿的治疗方式,它将这位免疫系统的“黑客”放在对抗癌症的前沿和核心地位。但是,什么是免疫疗法,它是如何发挥效用的?

传统上,癌症是通过手术、化疗和放疗来治疗的。在精准医疗时代,新疗法已成为癌症治疗的第四大支柱,我们能够在更好地理解癌细胞、健康细胞和免疫系统之间复杂相互作用的基础上,针对癌症提供更加量身定制和精准的治疗。

这就是医学的最新进展之一,它极大地改变了癌症治疗的前景:免疫疗法。在免疫疗法中,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被“黑客攻击”,利用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来对抗恶性癌细胞。下面我们将阐述是怎样做到这些的。

免疫疗法 - 如何运作

人体的免疫系统具有一种天然能力,能够识别和消除体内的异常情况,如病毒感染和疾病。然而,癌细胞可以伪装自己,以躲避免疫细胞的检测,因此癌细胞更加难以摧毁。

在免疫疗法中,医生会使用被称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药物来解除免疫系统的“刹车”,让免疫细胞检测出伪装的癌细胞,并准确攻击细胞。

与传统癌症治疗不同的是,传统的癌症治疗将物质或辐射引入身体,作用于癌症肿瘤和细胞;而免疫疗法增强了身体的免疫反应,并提供了免疫“记忆”,让癌症的长期缓解成为可能。

实体肿瘤的免疫疗法;PD1和PDL1抑制剂&CTLA4抑制剂

免疫疗法已越来越获得认可,被认为针对各类固体肿瘤是有效的。从最初用于黑色素瘤和肺癌开始,它现在已经在其他癌症类型治疗中找到了一席之地,包括乳腺癌、胃癌、食道癌、结肠癌、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头颈部癌、间皮瘤、皮肤鳞状癌、肝癌、肾脏癌和膀胱癌的某些亚群。它在淋巴瘤的某些亚群中也很活跃。

该组免疫药物包括PD1抑制剂,如纳武利尤单抗(Nivolumab)、帕博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阿维鲁单抗(Avelumab)、西米普利单抗(Cemiplimab)、多塔利单抗(Dostarlimab),以及PDL1抑制剂,如阿替利珠单抗(Atezolizumab)和德瓦鲁单抗(Durvalumab)。CTLA4抑制剂易普利姆玛(Ipilimumab)可与PD1抑制剂联合使用。

这些药物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与化疗联合使用,可能产生更好的反应。

血癌的免疫疗法;CAR T细胞治疗

随着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治疗的出现,免疫疗法已经成为血液肿瘤治疗的前沿和核心手段。

CAR T细胞治疗需要从患者身上收集T淋巴细胞(一种免疫细胞),在实验室环境中对其进行基因工程改造,让其能够识别癌细胞上的特定抗原并对其做出反应,最终用于摧毁癌症。这些经过基因改造的细胞被重新输入患者体内。

CAR T细胞治疗的研究表明,在不同类型的血癌中,T细胞治疗在面对包括复发或难治性急性B细胞淋巴母细胞白血病、复发或难治性B细胞淋巴瘤和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时通常能够获得非常积极的数据。在复发或难治性B细胞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治疗中,CAR T细胞疗法可达到80%的良好总有效率。

但值得注意的是,CAR T细胞治疗首先仍是以基因工程改造自体细胞为基础的靶向治疗。这种治疗可能带来明显的不良反应,包括神经毒性和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不利于压倒性免疫反应)。目前在新加坡,CAR T细胞治疗被批准用于治疗儿科和青年患者的复发或难治性急性B细胞淋巴细胞白血病,以及复发或难治性大B细胞淋巴瘤。

副作用和有效性

传统癌症治疗的副作用可能源于治疗强度,免疫疗法的潜在副作用通常源于过度刺激或误导性免疫反应。

副作用程度从轻度到中度或严重不等。大多数患者对免疫疗法的耐受性相当好,副作用可以得到有效的管理。然而,大约10-20%的患者可能会出现更严重的副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停止免疫疗法。副作用可能影响身体的任何器官,但更常见的影响器官可能包括甲状腺、皮肤、关节、肺、肝、肠,偶尔还包括心脏和肌肉骨骼系统。

然而,免疫疗法的益处大于风险,因为免疫疗法的药物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控制癌症。以肺癌为例,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20%,而不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5%,因此即使是第四期癌症患者也有可能得到长期控制。

总结

随着免疫肿瘤学领域的发展,免疫疗法为各种癌症的治疗提供了新的可能性,扩展了患者在其个人治疗计划中可用的治疗方式。

免疫疗法本身或与其他疗法联合使用,不仅能够为患者带来更好的治疗结果,而且潜在地提高生活质量。患者的术后恢复时间更快,副作用也可容忍。随着人们对该领域兴趣的提高,学界正在研究和开发新兴的免疫治疗方法,有望在未来彻底改变我们治疗癌症的方式。

发表于 癌症治疗, 近距离接触
标签 乳癌, 免疫疗法, 国外癌症治疗, 头颈部 (ENT) 癌, 子宫颈癌, 治疗癌症的新方法, 癌症医生故事, 癌症最新突破, 结肠直肠癌, 肾癌, 血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