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四月 2020

近距离对话谭永强医生

贡献者: 谭永强医生

给予患者更佳治疗

谭永强医生讲述了他为什么对逐日进步的放射治疗领域具有浓厚的研究兴趣,。

您为什么选择当一名放射肿瘤学医生?

当我还是医学生的时候,在实习过程中,经常会和患者交流,因此有机会同许多癌症患者谈心,而且我可以亲眼看到他们的痛苦经历。

许多医生早前无先进的医疗条件可寻,因此要诊断出一种危及生命的疾病往往非常困难。一些人把他们与“癌症”的斗争描述为“生命之战”。

这让我产生了多个层次的感触。我可以看出癌症是一种多面性的、具有挑战性的疾病;同时,我也可以看到癌症不仅影响健康,还常常影响患者的心理和社会福祉。

毕业后,我觉得从事癌症治疗的相关职业能够带给我许多成就感。当时,由于一些新技术的出现,放射肿瘤学领域也见证了迅速发展。

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我还在医学院读书的时候,很多放射治疗方案都需要人工完成。放射肿瘤学专家经常利用透明纸、尺子和蜡笔来规划哪些区域需要进行辐射,哪些区域需要避免辐射。

虽然这项技术可以向肿瘤进行辐射以实现治疗,但也可能造成明显的副作用,因为通常无法阻断对正常器官的辐射。

然而,由于电脑计算能力和成像技术的迅速提高,一切都在发生改变。这有助于放射肿瘤学专家更清楚地认识癌症,并提供更为精准的治疗。我想为这一门鼓舞人心的医学进步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当我完成了专业培训后,许多治疗都是由电脑计算进行规划,这使我们在保护正常器官部位免受辐射方面更佳精准了。

我们还可以证明,这些治疗方法在不影响患者治愈率的情况下减少了副作用,从而使患者受益。

您从事这一行业有多久了?是什么让您一直坚持下去?

我于2000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2006年成为了一名放射肿瘤学医生。我在新加坡国家癌症中心和英国盖伊及圣托马斯国民保健信托基金会都曾接受过培训。

在加入百汇集团之前,我曾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组织(NUHS)担任部门主任。

我十分珍惜在这些医院的工作经历。我觉得我在英国的工作经历对我启发较大,因为我有机会在一个截然不同的医疗体系工作。

然而,在这些医院中普遍存在的是患者对我们的信任,相信我们能为他们尽最大努力。我很荣幸能够帮助这些患者度过他们生活中极为艰难的时期。

您能进一步跟我们讲述您所感兴趣的领域或分科吗?

各种医学分科已经变得十分复杂,要想成为一个学术中心的优秀教育者或研究者,人们往往只需专注其专业内的某些领域。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工作期间,我主要治疗头颈癌、肺癌或血癌患者。我当时还是开发和使用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团队的一员。

当我还是一名初级医师时,进行六个月耳鼻喉外科轮诊,此后便对头颈癌产生了浓厚兴趣。多年来,我也有机会对头颈癌中的鼻咽癌进行了研究。

鼻咽癌在这一地区相当普遍,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重点。这种癌症可能很难治疗,因为其一般发生于头部深处,鼻子后侧,肿瘤周围有非常重要的正常结构。颅底和大脑就在肿瘤后侧;腮腺唾液腺在两侧;嘴巴就在前侧。我们的研究小组发表了一些报告,能够表明现代放射治疗技术(调强放射治疗)具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我也对立体定向放射疗法比较感兴趣。最近的技术发展使得医生在这项技术的帮助下,安全地传送更高剂量的辐射。我们当中的许多医生都对这项技术的开发感到兴奋,因为这项技术为一些特定患者带来非常好的疗效。

您在百汇癌症中心的日常一天大概是什么样子?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门诊部和放射治疗规划室度过。

治疗规划是放射治疗过程中的一个关键步骤,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对肿瘤进行定位,并与我们的物理学专家一起拟定最佳的治疗方法,以在实现治疗目标的同时尽量减少潜在的副作用。

中午我会喝一杯咖啡提提精神。

医生可以同他们的一些患者建立紧密联系,一路走来总是会看到自己的病人不幸离世。您对于这一点有何感触?

我和放射治疗师对我们的病人非常了解,特别是有很多患者连续几周每天都来放射治疗。

看着自己的病人不幸离世从来不是一件容易之事,对我来说也同样如此。通常,我们总是忙着照顾患者,但我发现,抽出时间来照顾一下自己的情绪健康也很重要,这样可以避免自己感到精疲力竭。

年轻的癌症患者经常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任何人都很难应对自己被确诊为癌症这一事实,但对于一个拥有美好前途的年轻人来说,更是具有挑战性。

您如何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您在空闲时间会做些什么?

我已经结婚了,有三个孩子,一个17岁、一个14岁、一个10岁。为了维持工作和生活之间的平衡,我尽量不在家谈论工作。工作一天后,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会喜欢看一部评分较好的网剧。

在闲暇之余,我喜欢旅游和观鸟。尽管新加坡城市化程度较高,但在我们的海岸上仍然可以看到(或听到)许多种类的鸟儿!

您对癌症治疗的未来怀有哪些希望?

我们的技术正在逐渐进步,能够精确地在我们想要治疗的部位传送辐射量。然而,不同的患者和不同的肿瘤对相同剂量的辐射也有着不同的反应。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我希望放射生物学的进步能够帮助我们预测不同患者对辐射治疗的反应,从而让我们能够为患者量身定制辐射量,以最小的副作用治愈患者。

您能提一些建议吗?

有些癌症可以在早期预防或发现。例如,如果一个人接种了HPV病毒疫苗,子宫颈癌的风险就会大大降低。

然而,许多新加坡人不喜欢注射疫苗或进行癌症筛查。但正是这些简单的程序无形之中拯救了您的生命!

标签 与癌症病患的体验, 头颈部 (ENT) 癌, 放射治疗, 治疗癌症的新方法, 癌症医生故事, 癌症最新突破
阅读更多关于 头颈癌, 子宫颈癌, 肺癌, 鼻咽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