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三月 2018

零距离聚焦 Colin Phipps Diong 医生


能够给患者带来帮助是他继续前进的动力

Colin Phipps Diong 医生谈论他是如何最终成为血液学领域的专家,以及该领域的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关注。

您是如何最终成为血液病学专家的?

当我担任内科的实习医生时,我脑子里并没有什么特定的专业。 我喜欢在各个专业科室之间轮换。

只是当我被派遣到新加坡中央医院血液科时,我第一次照料接受了造血干细胞(骨髓)移植的病人,在那个时候我做出了选择,专门研究血液学科。

引起我对造血干细胞移植注意的有两个主要问题。 第一个是移植病例通常是很复杂的,所遇到的问题可以跨越多个医学专业。 第二个是血液学中的移植可以治愈像急性白血病这样的疾病,这曾经是普遍的致命性疾病。

什么是血液学?您为什么对它感兴趣?

血液学涵盖了广泛的医学问题,包括血液癌症、低血细胞计数和遗传性血液疾病等良性问题、输血医学和实验室医学。

尽管所有的血液科医师都会在临床时遇到所有这些不同疾病的患者,但是我尤其关心血液癌症和移植。

从我在血液科实习开始,我便非常清楚,我想在造血干细胞移植方面开展我的职业生涯。

然而,移植医生通常都会有另一个与移植领域相结合的附属专业。当到了该我做决定的时候,新加坡中央医院淋巴瘤和淋巴增生性疾病的临床负责人正好准备离开。

当时便决定了我的另一个专业将是淋巴瘤。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我与骨髓移植以及淋巴瘤团队一起,在西雅图的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呆了一年。

为什么会对淋巴瘤感兴趣?

我认为淋巴瘤是一种特别有趣的血液癌症形式。 现在已经有超过70种类型的淋巴瘤(或淋巴增生性疾病)被分类,每一种都有其独特的表现。

我们之所以知道这一点,是因为分子生物学、病理学和基因谱分析领域等的爆发帮助定义了现代淋巴瘤的实践。

快速发展的诊断技术,再加上先进的翻译工作,意味着有针对性的、非化疗的治疗方法将步入最前沿。

对于治疗淋巴增生性疾病的医生来说,这着实是令人兴奋的时代。持续改善患者预后的能力以及我在临床实践中看到的这种转变,是我继续前进的动力。

治疗癌症患者是什么感觉? 当患者在对抗癌症的战斗中失败时,您如何应对?

对于治疗癌症患者的医生来说,我们与我们的患者建立密切的关系是不可避免的。这是因为我们在诊断期间会时常看到我们的患者,特别是在治疗和随访期间。

在随访期间,看到患者的病情缓解甚至痊愈并能够回归到患癌症前的正常生活,我们总是会感到非常满足。

另一方面,当我们失去一个我们照料的病人时,我们可能会感到非常难过。 医生通常会以不同的方式来应对这种情况,但重要的是要提醒我们自己,我们曾用心为患者提供过最好的服务。 学会用时间和经验来应对这种情况。

除了百汇癌症中心以外您还有哪些其他的专业事业参与?

我是专业培训联合委员会考试委员会的成员之一,该委员会计划并组织专业实习生必须完成的考试,之后他们才能成为有执照的血液学医师。

我也参加了新加坡骨髓捐赠计划的医学评估小组。 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我是客席顾问医师,也是新保集团集权机构审查委员会董事会主席,负责监督多个学科的研究和临床试验活动。

这么多的工作!您是如何平衡你的工作和家庭生活的?

我想任何一个有工作和家庭的人都会觉得这两者很难在某一个点达到平衡。

这种平衡是动态的。有些时候,感觉这刚刚好,而其他时候,它似乎又是不平衡的——但这是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我有两个小孩,年龄分别是二岁和四岁。当我有时间的时候,特别是在周末的时候,我们都要尽力做至少一项家庭活动,无论是去参观某个地方、一起做饭、甚至是一起打扫房子!

您有什么爱好和兴趣呢?

我的兴趣和爱好现在主要集中在我的两个小孩身上。我非常喜欢做饭和烘焙——当我的大女儿和我一起在厨房里忙活时,这项活动对我来说便特别有趣了。我觉得我能够教会她一项重要的生活技能。

您对未来的希望是什么?

我的主要兴趣一直都是临床工作——看病。我希望从现在开始的十年,我仍然处于这个特殊的岗位,做着我最喜欢的事情。当然我没法预见10年后的样子;我更愿意看看眼前的未来,看看这条路会把我带到哪里。

Kok Bee Eng

标签 干细胞治疗, 癌症医生故事, 血液疾病, 血癌, 输血, 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