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十一月 2019

近距离接触陈丹敏医生

贡献者: 陈丹敏医生

兴奋鼓舞的时刻

陈丹敏医生于2019年8月加入百汇癌症中心,她感谢医学界取得的众多进步使得癌症患者拥有了更多的治疗选择。

您为什么选择做一名肿瘤内科医生?

当我还是一名正在接受培训的初级医生时,对能够提供多学科和整体护理知识的专业具有浓厚的兴趣,比如老年医学和肿瘤内科。最终,我选择了肿瘤内科,因为这一专业正在取得令人振奋的发展速度,见证了许多科学和治疗方面的进步。

您从事医生这个职业22年了,其中14年都在肿瘤内科这一领域。是什么成为您坚持下去的动力?

这是一段非常有趣的学习之旅(既学到了知识又传授了知识),不仅为社会做出贡献,还激励了年轻一代的医生投身这一领域。作为一名肿瘤内科医生,对工作保持时刻热情和活力具有一定的挑战性。然而,医生这一职业是一个受人敬仰且能够带来满足感的职业。在日常工作中,我们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工作对患者及其家属的重要性,而这也是让我坚持下去的动力。

肿瘤内科和医学界之间的关系是紧密相关且相互支持的。我很庆幸一路上都遇到优秀的导师和同事,给予我许多机会,并指导我、支持我。因此,我们会对年轻一代的医生进行培训和引导,而这使我们的工作更具使命感。

此外,肿瘤内科领域取得了很多的进步,使这一职业没有一刻的平淡!医学发展日新月异,我们需要努力跟上发展,为患者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

您为什么会选择专门医治肺癌这一类型的癌症?是什么让您做出了这一决定?

我想是机缘巧合吧。肺癌曾经是新加坡也是全世界最常见的癌症之一,不幸的是,它也是新加坡第一大癌症杀手。对于肺癌晚期患者来说,过去除了化疗以外,几乎没有其他治疗方法,因此是一个亟待发展的医疗领域。

2000年初,当我还是一名年轻的肿瘤内科实习生时,口服药物对于治疗某些类型的肺癌产生较好的疗效,这一点得到了医学界的关注。当时碰巧我有一位患者是一位非常年轻的女士,她对化疗(当时治疗肺癌的常规方法)及其脱发的副作用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她咳嗽得很厉害,每天都会吐出几杯痰,而且说话都不能成句。

我们采用了口服药物疗法对她进行治疗。几天之内,她像完全变了一个人——更快乐了,不会再上气不接下气,咳嗽也少了。

对于一个易受影响的年轻医生来说,我深受激励,因为我知道我们可以通过口服药物缓解患者的痛苦。口服药物疗效迅速,副作用也很小。这个患者可能是我选择肺癌这一领域的转折点。

如今我们了解到这位女士身患一种比较特殊的肺癌亚型,这种亚型会产生一定的遗传变异,成为口服药物的治疗目标。这些“基因变异驱动因子”往往更常见于亚洲女性和非吸烟者,而且很可能成为区分吸烟肺癌患者这一亚群的标志物。

治疗肺癌从那之后起了哪些变化?

我们意识到有必要开发出一种测试方法,使我们能够识别这类“基因变异驱动因子”,然后将能够对口服药物治疗作出积极的反应的患者群体区分开来。

例如,我们已经开发出了一种局部检测试剂盒,有助于检测相关的基因变异驱动因子和标记物,让适合口服药物治疗的患者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最佳疗效。

我们还设计了一种基于血液的“液体活组织检查”方法。这种检查相比于活组织检查侵入性较小,而且可以重复进行,以随时反映癌症情况。因此,医生可以根据每位患者的肿瘤特征进行个性化后续治疗。

肺癌领域实现了从寻找一个基因和靶点到寻找多个基因和靶点、从基于肿瘤的检测到基于血液检测的突飞猛进发展。肿瘤内科发展日新月异,作为一名肿瘤内科医生,能够在这个医学界时代以新型研发成果为患者带来重大改善和更多的治疗选择,我感到十分幸运。

您在百汇癌症中心的日常工作包括哪些内容?

我通常早上8点开始一天的工作,喝杯咖啡,好好吃顿早餐,饱足体力到下午。上午一般先是查房,然后剩余时间会去坐诊。我通常在午后休息一下,如果可以,会外出吃个午饭——路上晒晒太阳,活动一下身体(虽然也活动不了多少!),和同事们聊聊天。晚上回家之前,我通常会再次进行查房,或者做一些必须跟进的事情。

医生有可能同患者之间建立亲密关系,也难免会见证患者的离去。这对您产生了怎样的一种感受呢?

作为一名肿瘤内科医生,我们很幸运能够利用我们所掌握的医学知识同患者及其家属进行知情协商讨论。随着时间的推移,患者和医生之间形成的关系可能会越来越亲密。所以当患者离世时,医生难免会感到痛心,但这是在所难免的。

我总是对患者说,“人一出生只有一件事是无法避免的,那就是我们终有一天会离开人世。”因此我们应当充分利用自己生命中的每分每秒。见证了生命是如此的短暂且不可预测,教会了我如何把握每一天。

不管治疗的宗旨是什么,能带给患者慰藉和良好的护理,就足以让我感到欣慰了。

有很多患者,以他们不同的方式,教会了我——人在面对逆境时,可以是何等地坚强,这是一堂宝贵的课。

我还意识到,无论是谁或经历过什么,在生命即将来到尾声时,我们所在乎的基本一致也很简单。那就是拥有一个安乐且没有什么遗憾的一生。

医生的工作时间很长,您如何做到工作和生活上的平衡?

我必须承认,对我来说,要将工作和家庭划分开来并不容易。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回家以后,即使没有电脑,脑子里还在想工作上的事情。从医多年来,我发现最重要的不是做到把工作和家庭生活完全划分,而是确保在工作上取得满足感。这样,即使工作量很大,我也不太介意。

在家庭方面,我的丈夫也是一名医生,我们有两个年幼的孩子。正因为我们在工作当中见证了太多的疾病和痛苦,所以我们更加珍惜当下的健康和幸福。因此,作为家长我们不会对孩子管束太多,并且坚信孩子的大部分时间应当在游乐场上尽情玩耍,快乐和无忧无虑。

我们尽量一家人一起过周末,享受一顿悠闲的星期天早餐并共同度过美好时光——接触大自然,或者在厨房里尝试做一道新菜肴。

您对未来癌症的治疗有什么期望?

大多数人谈癌色变,因为一提到癌症人们眼前就会浮现患者身体疼痛、饱受折磨和生命短暂的画面。有些确实是事实,而且尽管癌症治疗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但许多患者依然在尽了最大的努力后离开了人世。

我对癌症治疗的期望是…

…治愈更多癌症患者。意味着尽早发现癌症,以降低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

…把晚期癌症当作慢性病而不是绝症来治疗,就像如何有效地治疗糖尿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病一样。虽然我们还没有完全实现这一目标,但随着新型药物的不断开发和癌症研究的不断进行,我希望这一目标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得以实现。

…提高患者对癌症有效治疗方案的认识,使他们不会因为担心副作用而逃避治疗。由于对副作用具有严重的误解,许多患者放弃了常规治疗,转而寻求其他药物治疗。公众需要知道,现在有很多很好的有效药物能够缓解副作用,而且大多数患者可以接受治疗且没有太多的副作用,这一认知是非常重要的。

标签 常见的癌症治疗副作用 , 抗癌药 , 治疗癌症的新方法 , 癌症医生故事 , 癌症最新突破 , 肺部感染
阅读更多关于 肺癌

相关文章

咨询我们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