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七月 2018

近距离接触李志伟医生

贡献者: 李志伟医生

“因为孩子们是未来的希望”

百汇癌症中心高级顾问李志伟医生讲述为什么他成为了一名儿科肿瘤医生。 

您是如何发展您对儿科血液学和肿瘤学的特别兴趣的?

有时候你想要做的事情会选择你。当我们训练的时候,我们接触过各种不同的学科,我想我是本能地被儿科所吸引。在我的训练中,我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一个照顾血癌患儿的团队里。我发现自己与那些有需要的患儿家庭存在着情感上的联结。

为什么儿科肿瘤医生会如此特别? 

与成人癌症相比,儿童癌症是完全不同的疾病。急性白血病就是一个显著的例子。在儿童中,高达百分之九十的急性白血病是可以治愈的。而在成年人中,除非可以进行移植,否则通常难以治愈。这其中部分是由于癌症生物学,部分是由于儿童癌症的处理方式。

儿科肿瘤医生是医生中特别的一个群体。每一天他们都与周围的人一起庆祝生命。他们有即刻的、短期的和长期的目标。而且他们不是独自工作。

在病床边,他们与孩子以及家属合作,以满足小患者的紧急需求。

在医疗机构层面,他们与其他小儿专科一起致力于患者的整体护理。 在国内和国际的舞台上,他们则与其他儿科肿瘤医生合作,寻求更好的治疗儿童癌症的方法。

在您的工作中难免会失去一些患者。因为他们还年幼,这必定更加令人难过。您有想过离开吗?

儿科肿瘤科是儿科领域最伤心的科室之一。很少有人愿意进入这个科室。 即使在整个新加坡,也只有不超过十名经验丰富的从事儿童癌症治疗的儿科医生。

我想我不会离开这个科室,因为我仍然觉得我所做的事情是值得的。我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当你继续前行,你会变得更有经验,也更有能力帮助那些需要的人。

令人鼓舞的是儿科肿瘤医生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展。过去三十年里取得的成就非常显著。我们在攻克以前无法治愈的儿科疾病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刚开始工作时,只有约一半的患者得以幸存。而今天,他们当中百分之七十五的人能够长期存活。对于白血病,我们正在研究如何达到百分之九十的治愈率。

您对于未来的希望是什么? 

在研究方面,我希望我能为更多的患者带来更新的治疗方案,尤其是那些对常规疗法无反应的患者。

我也希望社会对慢性病患者能更加包容。对于慢性病患者,甚至是癌症患者,目前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歧视。

患有脑癌的孩子们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活动。由于癌症或其治疗,这些孩子可能会有学习障碍,甚至行为障碍。

所以,我希望社会能以一种更宽容的方式对待残疾儿童。如果你给他们一个机会,他们便可以像其他孩子一样出色。他们只是需要更多的关心以及一些特殊的许可。

关于儿童癌症,您希望人们能够更多的了解些什么?

我强烈呼吁普通公众,尤其是那些癌症患儿家庭的朋友和亲戚:请不要表现得像一位顾问,增加他们的痛苦。

当孩子患上癌症时,不要责怪父母。尽管癌症发生在生命早期,这并不意味着它是遗传的。这并不意味着怀孕时有什么问题。虽然经过了几十年的研究,医生和科学家们仍然不确定儿童癌症是如何产生的。

不要提供保健品、维生素、抗癌配方和提取物。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类东西有任何效用。可悲的是,一些患者拒绝接受化疗,转而采取这些偏方,他们都走到了同样的结局。

不要散布道听途说的误解或假消息。一个常见的错误概念是,如果一个人使癌症的糖分丧失,那么癌症就会死亡。

另一个常见的假理论就是牛奶和乳制品会促进癌症的生长。我看到过当孩子们被剥夺糖和奶制品时,他们遭受到了怎样的痛苦。没有适当的营养,他们的治疗往往以失败告终。

作为一名医生,您如何处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 

我一周工作七天。我有一个非常好的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见证患者的康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以前的患者中有四名现在是医生。 有两名正在就读医学院。其他有的已经结婚生子了。我正在认真考虑在不久的将来向我的患者教授避孕方法。

谈点轻松的,您已经在新加坡生活了11年,不过既然您来自香港,您肯定是广东点心的行家。那么在新加坡,您会建议人们去哪里享用好吃的点心?

新加坡有很多地方可以选择。但是,当我想带客人们出去的时候,我会去同乐、御宝轩或利苑酒家等地。

叶吉米

标签 癌症医生故事, 血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