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六月 2015

用免疫疗法抗癌

作者: 洪炳添医生

2015年6月,我跟往常一样去了一趟美国。每年六月的第一个周末,总会有上万个癌症专家齐聚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相互分享对抗癌症的最新研究进展。

而这一年,有个词在大会上连续几天响彻整个会场,那就是“免疫疗法”。

其实早在大会开始之前,大家都期待会听到免疫疗法领域的重大突破。肿瘤学家早已开始使用新类免疫疗法药物,还取了个夸张的名称,把它称为“细胞死亡蛋白质1编制抑制剂”(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1 inhibitors, 简称PD-1 inhibitors) 。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我和另两位同事曾经着手对癌症病人的免疫系统进行研究。我们想知道人之所以患癌,是否因为体内的免疫系统受损。

我们对癌症患者体内的免疫细胞(T细胞和B细胞)进行研究,发现癌症患者的免疫细胞跟健康人没太大差别。

这么说来,癌症细胞究竟是怎么躲过人类体内的免疫系统?我们得出的理论是,癌细胞有某种“伪装”或“自我掩饰”的能力,总有办法隐藏起来,让人类体内的免疫系统无法探测到这些“恶棍”的存在,进而消灭它们。

为了证实这个理论,我们征得一些癌症患者同意,将一些外在基因材料,直接注入那些生长在表层、较易接触到的癌肿瘤;这些外在基因材料的作用在于逼出癌肿瘤细胞的“异体”原貌,让免疫系统足以辨认进而消灭。让我们欣喜的是,某些肿瘤确实缩小了,甚至消失了。

这就更让我们确定,癌症导因并不出在患者的免疫系统出问题,而是癌细胞使用某种方法让自己“隐身”或自我“保护”,免受免疫系统的攻击。

这项研究努力在1997年获颁新加坡国家科学奖杰出医学研究奖。

镜头快进到当代这十年。研究人员发现我们体内免疫系统的T细胞有种表面受体,称为“Programmed cell death protein-1 (PD-1)”。而癌细胞则会产生一种蛋白质  (称为“配体”),足以阻挡T细胞的表面受体,避免T细胞袭击并消灭癌细胞。

有两家制药公司如今研制出抗体来避免T细胞受阻,从而恢复消灭癌细胞的原本功能。

市面上发行的两种免疫疗法药物是pembrolizumab (Keytruda®)和nivolumab (Opdivo®)。研究结果令人赞叹不已。

其中一项代号“CheckMate-057”的研究项目以接受过化疗的末期肺癌患者为对象,随机分成两组人,一组接受接受标准化疗药物docetaxel,另一组接受 nivolumab免疫疗法。

研究结果显示,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比接受化疗的患者活得更久。接受免疫疗法的患者死亡风险缩减了27%。

接受免疫疗法一组人的一年存活率达到51%,而化疗组患者则只有39%。

这些新药物也证实对治疗黑素瘤、结肠癌、恶性淋巴瘤有效。

不过也有不少病例,癌肿瘤在缩小前反而会先变大。这个异常现象也让医生十分伤脑筋,因为我们必须做出准确判断,在癌肿瘤变大、病情看似加重时,是否要终止疗程。

我自己就有过两次这样的亲身经历:

2015年2月,第四期肺癌患者帕特里克开始接受PD-1抑制剂免疫疗法。这位60岁的患者之前接受过其他方式的治疗。免疫疗法进行两个月后,PET-CT扫描显示癌症加重了。我停止使用PD-1抑制剂,恢复化疗。再两个月后的PET-CT扫描结果非常好。

2015年4月,又一位第四期肺癌患者开始使用PD-1抑制剂。一个月后,PET-CT扫描显示某些肿瘤缩小了,另一些肿瘤则变大了。

我们决定继续免疫疗程,期待那些之前加剧的肿瘤最终能对抑制剂产生正面反应。

其实至今我在使用PD-1抑制剂时的成效并不十分令人鼓舞,也许是因为我只在经过多次化疗后才采用免疫疗法。

参加这项常年大会总是令人振奋的。只是医学上的任何新发现新承诺总还是要审慎以对,毕竟临床试验的结果与现实世界的真实体验往往总还是有落差。

文:洪炳添医生
译:林琬绯

此文首次发表于2015年6月份的《海峡时报》副刊“Mind Your Body”

发表于 癌症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