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十一月 2019

治疗肺癌的新型药物: 抑制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的突变

作者: 洪炳添医生

为生命增添岁月

多亏了抑制癌细胞生长的新型药物,一位肺癌患者的寿命得以延长。

就在2014年元旦刚过,来自中国的41岁郭女士开始出现胸部不适和呼吸急促的症状,即使走了很短的一段路也会上气不接下气,心跳加速,她意识到自己的身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

她在新加坡的一家医院进行就医,并立即入院接受进一步治疗。接待她的医生注意到她胸部左侧空气进入不良,果然胸部X光片显示左胸腔有积液,阻止了左肺的正常扩张。

入院时,医生对郭女士立即实施胸腔导管插入,排出了液体。她感觉这下终于可以放心了。

然而,她只获得了短暂的喘息——几天后,这位肺科医生解释说她得了晚期肺癌,由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胸膜(胸壁内层),因此不宜进行手术。

她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只有处于第I期或第II期肺癌才有完全治愈的机会。一旦癌细胞扩散到胸膜,癌症就不可能治愈。

听到这个坏消息,一生从未吸过烟的郭女士来向我征求意见。PET-CT扫描显示她的左侧肺癌已经扩散至胸膜。胸膜转移的活组织检查证实她确实患上了一种叫做腺癌的非小细胞肺癌。

由于不想延误治疗,郭女士开始接受吉西他滨和顺铂的化疗。经过三轮化疗后,PET-CT复查显示肺癌及胸膜转移均有所好转。

在她接受治疗的同时,她的活检样本也送去做了进一步的检查。

2014年,对于所有肺腺癌标本都应当被送去做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有无发生突变的检查。

除了这两种突变外,ROS1和PD-L1现在依然是肺癌标本须进行的常规检测。

在60%以上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可以发现,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这是迄今为止在肺癌患者中发现的最常见的突变,可以为其提供靶向治疗。

一种被称为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的药物已经被证明对那些携带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的癌症患者具有很好的的疗效。间变性淋巴瘤激酶突变则见于5%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与表皮生长因子受体一样,间变性淋巴瘤激酶也是一种能够促进癌细胞生长的“基因突变驱动因子”。

令我惊讶的是,郭女士的肺癌并没有发生更为常见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突变,而是发生了间变性淋巴瘤激酶突变。

第一个证明对间变性淋巴瘤激酶阳性肺癌有效的口服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是环唑替尼。从那时起,另外两种药物也被证明同样具有良好效用,即Ceritinib(Zykadia)和Alectinib(Alecensa)。

这些药物能够阻断间变性淋巴瘤激酶蛋白,从而通过阻断向癌细胞发出的进行分裂的信号来抑制癌细胞的生长。

自2014年6月以来,郭女士每天服用两次克里佐替尼。经过治疗,她的癌症进入休眠期长达四年之久。

服用该药的患者报告了许多副作用,包括疲劳、食欲不振、头晕、手指和脚趾麻木或刺痛、水肿(肿胀)和便秘。

对郭女士来说,服用该药时出现的副作用是疲劳和水分滞留。定期使用利尿剂则在一定的程度上缓解了这一问题。

1988年,我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开始肿瘤研究,我们那时有一个非正式的“期刊俱乐部”。在那里,医生们聚在一起讨论期刊上发表的最新发现。其中一篇论文对接受化疗或“最佳援助护理”两组肺癌患者群体做了个比较。

得出的结论是接受化疗的晚期肺癌患者实现了中位生存期由17周延长到32周的疗效,因此化疗是一种值得考虑的治疗晚期肺癌患者的方法。

如今,郭女士的病情已经缓解了长达260多周!

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我们已经了取得长足发展,大约一半的发生表皮生长因子受体和间变性淋巴瘤激酶突变的患者有望将寿命延长5年或甚至更长时间。

今天,我们了解到癌细胞如何在细胞中的某些基因突变的驱动下进行生长的,并且已经能够研发出可以阻断这类基因突变驱动因子的药物。

这意味着我们可以控制肺癌的发展,最重要的是,肺癌患者的寿命不仅仅可以延长几周,而是可以延长几年。

洪炳添医生

发表于 癌症治疗
标签 与癌症病患的体验, 抗癌药, 治疗癌症的新方法, 癌症医生故事, 癌症最新突破, 癌症突变, 肺部感染
阅读更多关于 肺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