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三月 2019

她的朋友已经做好随时帮助她抗击癌症的准备

作者: 洪炳添医生

患难见真情

有这样一位癌症患者,她对自己体内日渐生长的肿瘤置之不理。但她的朋友,一位癌症幸存者,坚持劝说她应当立即就诊,确保她能够及时得到相应的治疗。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这位朋友十分愿意帮助她抗击癌症,真的做到了“关爱患者,共同抗癌”。

这还得从我手机里的多条语音留言说起,那些留言是我以前的一位病人发送给我的。

“我刚刚遇到了我的一位朋友,她现在的状况很糟,长了一个很大的乳腺肿瘤,还在不断流血。我已经打算订机票陪她到新加坡就诊,希望您能够尽力帮助她!”

两天后,我的这位前病人带着她的朋友--来自印度尼西亚的43岁的Sunarti女士前来就医,一同前来的还有她的母亲和姐姐。Sunarti女士已丧偶,有一个24岁的儿子。八年前,她的丈夫死于结肠癌。

当Sunarti女士走进来的时候,她看起来非常的局促不安。我了解到她本人是真的没有就诊的意愿,是被亲友强迫才来的。

她走进房间几秒钟后,整个房间就弥漫着一股血肉腐烂的气味,但我对这气味非常熟悉。我悄悄地伸手进抽屉里,拿出我的万金油,在鼻孔下方涂了厚厚的一层,然后给了她一个安慰的微笑。

一开始,Sunarti女士称病症始于五个月前,但后来,她承认五个月前肿瘤已经撑破皮肤并开始溃烂。至于她何时注意到右侧乳房长了一个直径约为一厘米的小肿块,她已经忘记了。因为肿块并不大,她就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肿块越长越大,像痤疮一样撑破皮肤顶了出来。

她知道情况非常不妙,而且害怕可能是恶性肿瘤。但她没有立即就诊,而是采用了一些偏方,比如穿着电磁夹克,据说这种夹克能够重新调整身体的经络以促进身体的自我修复。

当对Sunarti女士进行检查时,我戴了两层口罩来屏蔽那气味,但根本无济于事。当我把她右侧乳房一层层的棉纱布和药膏揭开时,血液从已经溃烂的肿瘤处不停地渗出来,一半的乳房已经被花椰菜形状的肉瘤代替了。

Sunarti女士脸色苍白,随后的血液检查证实她的血红蛋白仅为6g / dl(正常值应当在11.5g / dl以上)。

与从未接受治疗的晚期乳腺癌患者打交道,最具挑战的就是赢得她的信任和信心,为了做到这一点,首先要了解患者为什么没有及时就医或拒绝治疗。

原因有很多,有些人很惧怕乳房肿块可能是癌变,并试图说服安慰自己肿块只是个疙瘩或输乳管堵塞。

而有些人不及时就诊是因为他们认为癌症根本无法治疗或治愈,所以即使就诊也是无济于事。其他人则担心治疗的副作用,比如因为手术失去乳房,或是化疗导致的脱发。

我经常采取的一种应对方法是向患者展示一些具有相似临床情况的照片和扫描结果。

通过了解与其具有相似或更为严重的乳腺肿瘤患者的情况,患者能够意识到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遇到了这种糟糕的病症,还有许多像她一样具有相同遭遇的患者。

其次,当我向患者展示乳腺癌治疗前后的相关图像时,患者能够意识到这种癌症是可以治疗的,并且她也有机会通过治疗使病情好转。

然而,对于大多数患者而言,最重要的是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在Sunarti女士的案例中,我的那位陪同她前来就诊的前病人(几年前她也曾罹患乳腺癌)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接受手术和化疗后,她像从前一样过上了充实、有意义的生活,能够与家人共度假期,与朋友一同聚会,履行各种社会、社区和慈善义务。

在朋友和家人的劝说下,Sunarti女士同意接受血液检查、肿瘤活检和PET-CT扫描。 PET-CT扫描显示这个巨型乳腺肿瘤已经渗入胸壁,此外,还转移到了肺、肝、淋巴结和骨骼等重要身体部位。

对于癌细胞已经发生转移的乳腺癌患者来说,有许多治疗选择。虽然癌症因为已经发生转移而无法得到完全的治愈,但是通过杀死癌细胞进而实现肿瘤萎缩甚至消失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在激素受体为阳性乳腺癌患者中,有许多可以起到很好疗效的荷尔蒙类药物,如他莫昔芬、阿那曲唑、来曲唑、依西美坦、氟维司群等。

而对于HER2(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为阳性的乳腺癌患者,则可以采用许多单克隆抗体,如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拉帕替尼、曲妥珠单抗等。

研究证实,有许多化疗药物对于治疗已经发生转移的乳腺癌具有很好的疗效。

在向Sunarti女士解释了组织活检和PET-CT结果后,她同意开始使用我最喜欢的药物组合之一进行治疗,即输注5-氟尿嘧啶和长春瑞滨。我喜欢这个治疗方案的原因是该方案非常有效,而且几乎没有任何的副作用,具体来说就是接受该方案治疗的大多数患者很少或没有脱发发生。

Sunarti女士的治疗结果非常鼓舞人心。经过一个疗程的化疗后,肿瘤逐渐萎缩,原来的臭味也消失了。在完成第四疗程的化疗后,又进行了一次PET-CT扫描,结果显示癌症的治疗取得了良好效果,此时所有的肿瘤体积都变小了,有一些甚至消失了。

更重要的是,Sunarti女士没有经受任何的明显治疗副作用。

Sunarti女士没有及时就诊的原因之一是她亲眼目睹了丈夫死于结肠癌的经历,因此她做好了迎接同样命运的准备。但她没有意识到,每一种癌症的治疗和相关副作用可能会有很大差异。

Sunarti女士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能够独自旅行了。真得谢谢她那位朋友的坚持不懈,改变了她拒绝就诊的想法,并亲自带她前来新加坡就诊。

洪炳添医生

标签 乳癌 , 常见的癌症治疗副作用 , 癌症医生故事 , 肿瘤 , 转移癌
阅读更多关于 乳癌

相关文章

咨询我们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