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五月 2021

女性癌症的遗传与预防策略

贡献者: 施慧棣医生

在“了解癌症,展望2021”「癌症遗传学与预防策略」的公众网络系列研讨会中,由施慧棣医生、陈民汉医生、谢燕妮医生及陈雅韵医生组成的医生小组,就癌症遗传学、降低女性癌症的相关患病风险以及癌症遗传学在癌症治疗中的作用,进行了概述。

癌症是遗传的还是环境导致的?“致癌基因是枪的子弹,而不良生活方式会扣动扳机”,陈民汉医生总结道。他在网络研讨会上首先介绍了什么是基因检测,指出认识致癌基因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发现和预防致癌基因,能够帮助我们了解基因在癌症中扮演着何种角色。

他把人类DNA比作一本含有2万页的“生命之书”,我们把它传给我们的后代。他用这个比喻解释说,DNA发生的基因突变相当于句子中影响句子含义的任何字母所发生的变化,这种突变会引起人类的血型、眼睛颜色和乳腺癌等疾病的变异。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这些变化都是由遗传引起的,也不是所有的疾病都是由遗传引起的。由于医学还没有完全理解“生命之书”中所有字句的含义,因此说“基因突变的可能结果”并不是一种十分准确的说法。此外,疾病的发生是遗传和生活方式共同导致的。

基因检测的主要应用

  1. 治疗当前疾病
  2. 管理个人/家庭成员未来可能会发生的疾病

医学级基因检测需要读取一个完整的字母序列,以实现疾病的诊断、治疗或预防。

他警告说,关键问题包括:技术质量参差不齐;需要仔细检查基因变异的结果才采取行动;因着样本来源的不同,对风险和诊断的诠释和标准有所不同。由于这些方面都会影响健康,因此他的重点信息是,用于医疗决策的基因检测,应由医生、遗传学专家或合格的基因咨询师来制定和诠释。

癌症的预防和治疗——一位医学肿瘤学家的观点

施医生继续强调,由于生活方式和遗传学解释结果的多样性,很难为患者提供一个确定的解决方案。

在个性化治疗的时代,治疗方法因癌症而异。例如,传统上乳腺癌需要进行个体化预测和预后因素分析,即观察癌症的组织学、免疫组织化学和基因检测。

在过去十年间,见证了基因序列检测的现代化应用,可以帮助确定化疗的效果;下一代测序技术,包括实体肿瘤的体细胞基因检测;以及对肿瘤循环DNA进行体细胞血液检测,以判断具体的靶向基因突变。

施医生指出,首先,在诊断学中,下一代测序技术可以帮助我们找到一个可行的靶点。一般来说,发现的靶点越多,针对这种基因突变的药物就越有可能找到靶点。能够实现积极疗效的靶点的一个例子是同源重组缺陷。

其次,体细胞检测和基因检测的区别在于体细胞突变可能是不可遗传的。因此,体细胞检测可能会发现确定有基因突变,随后进行基因咨询,进而确定基因检测是否有益。

施医生就其演讲进行总结,提醒与会者,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可以采取个性化的降低风险策略的时代,从家庭和遗传咨询、营养咨询、制定运动处方、体重管理,到降低风险手术。此外,诊断同治疗重点相结合,可以帮助医生找到需要遗传咨询的合适患者,还可以帮助未患癌症的家庭成员进行癌症预防。

降低遗传性卵巢癌综合征患病风险的手术

谢医生继续进行网上研讨会,介绍如何通过手术降低遗传性卵巢癌综合征的患病风险。

这一综合征主要有三大类:BRCA 1、BRCA 2和HNPCC综合征(林奇综合征)。具有这些综合征患病风险的相关迹象包括:

  • 绝经前患乳腺癌/卵巢癌/子宫癌/结直肠癌
  • 两名或更多一级亲属患以上癌症
  • 一位女性同时患有乳腺癌和卵巢癌
  • 双侧乳腺癌
  • 男性乳腺癌
  • 德系犹太人血统

不幸的是,目前还没有用于早期癌症诊断或预防的有效筛查工具,也没有任何治疗方法能够显著降低死亡率。因此降低患病风险手术在此发挥着关键作用。

降低患病风险手术的类型

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rrBSO)和子宫切除术的降低患病风险手术

谢医生解释说,卵巢癌包含5种不同的亚型,最常见的是上皮性卵巢癌(EOC),一种高级浆液性卵巢癌。医学界认为,上皮性卵巢癌并不是从卵巢开始的,而是从输卵管末端开始的,然后逐渐扩散到卵巢表面和腹膜。

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需要手术切除输卵管和卵巢。患有林奇综合征的患者可以考虑子宫切除术。不幸的是,尽管在治疗上已经有所创新,但存活曲线仍处于平台状态。

适用于谁?

  • 具有较高终生患上皮性卵巢癌风险的已知基因突变携带者
  • 打算接受他莫昔芬辅助治疗的BRCA基因携带者
  • 较不常见的基因突变携带者,如BRIP1、RAD31C、RAD51D

何时进行?

对于BRCA基因携带者:

  • 癌症发病前5-10年
  • 最好在35-40岁或者生育完成后

对于林奇综合征基因携带者:

  • 40岁中期

在手术前,医生将会同患者讨论手术的替代方案,如药物预防。他们还将说明手术的后果,如不孕、过早绝经,以及对针对年轻患者,需要进行卵子/胚胎保存和未来体外受精(IVF)的可能性。

 

疗效如何?

 

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对基因突变携带者预防浆液性癌和输卵管癌具有一定的疗效;在50岁前进行手术可降低乳腺癌的患病风险;林奇综合征基因携带者接受子宫切除术后可以降低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的患病风险。

然而,谢医生警告说,原发性腹膜癌和在手术中发现已经存在癌症的风险仍为1.7%。

预防性输卵管切除术

对于患病风险处于一般水平的患者,建议作为机会性手术进行预防性输卵管切除术或者仅摘除输卵管。与双侧输卵管卵巢切除术和子宫切除术相比,其优势在于可以保留卵巢,因此不会失去卵巢的激素功能。

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RRM)

陈雅韵医生接着讨论了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的概况。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可分为两大类:BRCA 1/2携带者和单侧乳腺癌患者。乳房切除术可将前者的风险降低90%,而对于后者,患者的生存率会受确诊乳腺癌的预后的影响。

考虑接受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的年龄取决于完成生育和母乳喂养的年龄(因为早孕和母乳喂养会影响一些降低风险的因素)、相关基因突变携带者患乳腺癌的中位年龄以及受乳腺癌影响的家庭成员的最小发病年龄。

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会保留乳头,即保留乳头和乳房的皮肤包膜。然而,皮肤和乳头的感觉会明显丧失,由于供血不足而导致乳头坏死的手术风险为10-20%。

乳房重建可以采用植入物、自体或使用组织扩张器/植入物进行延迟重建。女性也可以选择接受“平胸”。

除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外,非手术干预降低患病风险的方法包括改变生活方式、进行高风险监测和使用化疗预防药物。

陈医生最后强调,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有其优点,也有其缺点。例如,乳房重建并不完美,可能导致患者产生心理和生活质量方面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乳房切除术降低患病风险手术并不能将患病风险降低为零,因为该手术的疗效取决于基因突变的类型和风险,以及乳腺癌的发病历史。因此,这一手术会造福于一部分患者,但并不是所有患者。

结论

在网络研讨会的最后,专家小组讨论了两名乳腺癌患者的病例研究,他们进行了基于社区的唾液DNA检测,结果显示其癌症患病风险没有升高

陈民汉医生认为,由于检测的质量和完整性,依靠消费级检测来估计癌症风险是有风险的。他补充说,这类测试有可能会出现假阳性或假阴性,但一般来说,阴性结果会让人产生错误的信心,即个人的患病风险并不会升高,因此不需要进一步检查。

施医生同意这一观点,他将消费级检测描述为最“娱乐性”的检测,并警告说,在没有医生建议的情况下,这样的检测不建议用于医疗决策。

另一位是一位38岁的患有III期子宫内膜癌的患者,他家族中有很强癌症家族史,引起了人们对另一个社会上常见文化问题的关注:拒绝基因检测或拒绝基因筛查。

对此,陈民汉医生强调,人们对基因检测的看法会受社会、宗教和个人性格的影响。无论患者是偏好提前做好准备,还是相信无知就是福,并没有一个适合每个人的一站式解决方案,所有的决定都应该得到尊重。

他最后提醒与会者,每个人的生活都会受到基因的影响,最终,基因遗传学为那些选择为自己的健康负责的人提供了选择。

发表于 癌症治疗, 预防癌症
标签 乳癌, 女性(妇科)癌症, 子宫切除术, 预防癌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