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四月 2019

与李锦祥医生近距离私人专访

贡献者: 李锦祥医生

服务使命的召唤

由于一系列不太可能发生的事件,李锦祥医生成为了一名放射肿瘤专家。

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您为什么会选择专攻放射肿瘤学吗?

事实上,我一开始想成为一名外科医生,但在外科工作期间,我发现自己在一天结束的时候常常会感到偏头痛,这可能是由手术室的强光导致的。

因此,我不得不考虑其他方向。我进行各种考虑,包括家庭医生。有一天,我偶然听到我的一个朋友和我的一个前辈之间的谈话,期间他们提到了“放射疗法”一词,激发了我内心的一些想法。

当时,我对这门学科知之甚少,在医学院只有五次关于这门学科的课程,但是课程太枯燥了,我只听了一节课,剩下的课都没有去上。

尽管如此,我还是决定给放射肿瘤学一个机会,并试图争取一个相关职位。当时,新加坡总医院只有一个放射中心,当我想要申请那边的职位时,却被告知没有空缺职位。

通常情况下,我会就此放弃,但不知怎么地,我决定再努力一把。

我打电话给部门主任,也就是已故的Tan Ban Cheng医生,他告诉我,“您要不来我的诊所吧?当您不在急诊室值班的白天就同我一起坐诊,这样可行?“

当时,我正在陈笃生医院的急诊室工作。当我不上早班的时候,我就会去Tan医生的诊所,他非常耐心地向我介绍放射疗法。

我就是这样获得了放射疗法方面的一个“学徒”职位。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1990年至1992年,我在伦敦圣巴塞洛缪医院获得奖学金,回国后,我便在国家癌症中心工作,直到2003年。2004年,我来到百汇癌症中心,此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了。

除了圣巴塞洛缪,1996年我还在英国皇家马斯登医院的神经肿瘤科接受了专科培训。

在英国的经历对我的职业生涯极其有益,因为在那里可以接触到的病人比在新加坡要多。

而且,我在国家癌症中心工作的早期,Tan医生有一段时期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因此不得不请了长假。我最终接管了他的诊所,承担起了照顾病人的责任,使我很快积累了大量经验。

您能描述一下您在百汇癌症中心的工作日常吗?

我早上7点开始工作,检查治疗方案,作出批准或起草目标。这是处理这些事情最佳时期,因为周围没有其他人,没有什么干扰。

我早上8点开始接诊,大约下午5:30或6点结束。期间,我同新咨询者和随访患者会诊,还会接待前来就医的患者。

我通常在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快速地解决午餐,这个时候必须要喝一杯咖啡。

接诊结束,接下来就是检查住院病人,然后回到办公室回顾治疗方案,最后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

鉴于您的时间安排如此紧凑,您是如何做到工作和生活上的平衡?

当我回到家以及在周末的时候,我会同我妻子和三个女儿一起共度时光。我女儿们现在都20多岁了,因此很多时候只有我和我的妻子互相陪伴彼此。我们喝着咖啡,或者看我妻子最喜欢的韩剧。

周末通常都会去教堂,和妻子在教堂里一起做服务。

医生可以同患者建立起非常密切的联系,尤其是对患者进行长期治疗时。但并不是每个患者都能成功治愈。那么当您的患者不幸离世时,您是如何应对的?

看到自己的患者离世是非常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件事,且是意想不到的。但我已经学会了接下来如何继续前行。我已经学会了面对生与死,因为作为一个基督教信徒,对于今生今世来说有一个永恒的元素。而且,知道我或许是上帝派来治愈或抚慰患者的一个助手,也会让我更加容易接受患者离世的事实。

放射肿瘤学的前景如何?

新加坡将在未来一到两年内引进质子疗法,这是非常令人兴奋的。要想使用质子疗法,医生必须做到非常精确地定位。这种疗法在一个特定区域内非常精确地传送辐射,但除该区域以外的区域辐射剂量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意味着患者可以保留正常组织,但也意味着医生必须非常准确定位,因此比较棘手。

还有一些其他鼓舞人心的医疗技术正在开发当中,但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许多工作仍待处理,但是在接下来的五年里,我们希望开发出能够为患者提供更快、疗效更佳的新型治疗技术。

您想让病人或公众了解关于辐射治疗哪些方面?

有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放射治疗对患者周围的人是安全的。

很多人认为当患者走出医疗室后,他们会发光,认为患者具有放射性,会对周围的人构成危险。

放射治疗是治疗癌症的主要疗法之一,应用的许多放射技术都不会危及患者周围的人。

当然也有例外:对甲状腺癌进行放射性碘治疗确实会使患者具有放射性,因此患者会被隔离一段时间,直到安全为止,但大多数放射治疗不会使患者具有放射性。

我想让大家知道的第二个方面是,放射治疗的副作用并没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严重。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印象:辐射实际造成伤害要比我们了解地还要大。如果使用不当,会造成重大永久性伤害。然而,现代辐射传递是非常安全的,设置了许多内置过程,以防止任何意外辐射泄露。

虽然有一定的副作用,但许多副作用的强度非常小,而且通过先进技术可以减少对正常组织的辐射剂量,而且脑损伤或神经损伤等严重的长期副作用也不是很常见。

此外,在过去100年左右的时间里,已经能够深刻认识到组织耐受性方面的相关知识,这有助于我们了解不同器官的安全剂量,使得放射治疗更加安全。

确实会有副作用,但比我刚开始行医的时候好多了。如今,整个过程已经变得更加先进和精确。如果治疗方案中包含放射治疗,患者无需为此担心。

Jimmy Yap

标签 常见的癌症治疗副作用, 放射治疗, 治疗癌症的新方法, 癌症医生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