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八月 2019

肿瘤科护士背后的故事:护理患者才是最终职业归属


最终职业归属

黄静一开始并没有想要从事护士这一职业,但当看到自己能够为患者带去帮助时,她改变了主意。

护理并不是黄静女士职业生涯当中的第一选择。

事实上,她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一行业。后来当她得知自己的高考成绩(中国)后,打破了自己当初想要成为一名会计师的梦想。

她需要重新考虑自己的生活选择,还要当机立断。

她的叔叔建议她从事护士这一职业,但她的父母却对此持怀疑态度。“在家里,我的父母一直都非常宠爱我,”现年33岁的黄女士说。“我父亲问我是否能够胜任护士这份职业,因为我必须要为患者剪指甲,给他们喂食,还要给他们清洗身体。”

但面对仅有的几个职业选择,黄女士选择了护理。“我当时比较赞同父母的观点,毕业以后除了护理我还能去其他领域工作。”

但她的课程经历完全改变了她对这个职业的态度。在最后一年的学习中,她在家乡湖北省武汉市的一家综合医院实习,黄女士坚信她找到了自己的最终职业归属。

“我记得当时我非常坚定自己正在从事一项非常伟大的职业。我能够看到自己为患者生活所带去的积极影响,”她说。

黄女士回忆起一对年迈的夫妇,妻子每天都会来看望生病的丈夫。她整天陪在丈夫身边,读书给他听,细心照顾他。“他们之间的爱真的打动了我,”她说。

黄女士在武汉一家医院的内分泌科病房工作了四年,主要护理糖尿病患者,后来她决定在新加坡的百汇医院申请一份工作,以便在一个医疗水平更高的国家更好地实现自己的价值。

2012年5月,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开业时,她成为在该医院工作的首批医务人员之一。

黄女士从一名普通病房的住院护士开始,到2014年被提名了继续深造的机会。黄女士最初打算获得护理(医学外科)高级文凭,但她最终决定转而专攻肿瘤学,因为她的导师告诉她,这一领域对护理的需求更大。

对于选择肿瘤科的决定,黄女士也有一些个人原因。她的祖父在她前往新加坡工作前死于癌症。“我们全家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一噩耗,也不愿意接受这一事实。我们不知道如何处理这场痛苦经历所带来的情绪和问题,比如“为什么偏偏他得了癌症”、“为什么他这么快就离开了我们”、“为什么癌症没有早点被发现”。

2016年5月,她在南洋理工学院完成了为期8个月的课程后,回到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在血液科病房工作,去年年初转到放射肿瘤科。

现在,她的日常任务包括在患者见到放射肿瘤学专家之前对其进行基本的健康检查,在医生的指导下帮助患者做好接受放射治疗的准备工作,以及履行与放射治疗相关的其他护理职责。

黄女士说,来接受放射治疗的患者大多还能够走动,这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同他们沟通,解决他们的疑虑。“他们仍然可以走路,而且很独立,但在精神上他们饱受折磨,所以我多用些时间同他们交谈对他们是有利的,能够给他们带去希望,帮助他们应对难关。”

然而,她也看到了在癌症患者没能挺过难关时自己所具有的责任。当被问及如何应对这一问题时,黄女士说:“我确实感到非常难过,但这也教会了我应该珍惜我所爱的人和我拥有的每一天。”

“我也试图去影响我周围的人,让他们感激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有些人整日抱怨,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有些人甚至有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黄女士也遇到了不少年轻患者,似乎和他们关系更亲近一些。她说:“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患者,在我作了一次自我介绍之后,她就记得我的名字了。”

当她听说这位女患者已经安排好病房后,她会在私人时间去看望她。在这位女患者的弥留之际,她的母亲给黄女士打电话,希望在走之前见黄女士一面。

保持积极态度有助于她的工作,不仅能为患者带去积极影响,也能为自己带来积极影响。她说:“我并不是生活在悲伤中,而是每天努力生活和享受幸福。”

Ben Tan

标签 与癌症病患的体验 , 放射治疗 , 癌症护士 , 癌症积极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