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六月 2016

治疗,加上抗癌精神剂

作者: 洪炳添医生

非常难得的,我女儿恰好在市区办事时经过我的诊所,并顺道来找我。

圣诞节即将来临,诊所内也播放着喜庆的音乐。

我向女儿说道:“在我为病患进行诊断时,坐在我的身边。”

她是个较新晋的医生,我迫切地想要得到她的观点,也想与她分享我的工作。

下一位病患是个新病患金57岁的陈先生,他是一名曾在堆砂场工作的工头。他已婚,并有四个孩子,他的哥哥则在几年前因鼻咽癌(NPC)失去生命。

当他串联起他的病史,我觉得他正在经验着他哥哥走过的道路。

2011年8月,他有鼻塞。他的全科医生将他转交至一名耳鼻喉(ENT)专科医生,且也快速地诊断出他也患上了晚期鼻咽癌。他接着被转交于一名医疗肿瘤学家,让他进行积极的化疗方案。

他对化疗的反应良好,并继续接受同期放化疗。

我经常将同期放化疗这一治疗阶段描述为“人间地狱”。

从周一到周五,病患每天都必须接受放疗。治疗鼻咽癌的标准方案需要病患经过33轮治疗。

为最大化放疗的有效性,每周一次则施用化疗。前两周,几乎没有任何副作用。不过,第三周开始,问题就逐渐产生。嘴部的内衬剥落,且每当病患尝试吞咽唾液、发言或饮用,疼痛会变得难以容忍。

它就如一个人去日光浴,却没有涂抹任何防晒乳的道理一样。随着时间流逝,病患的皮肤会被严重烧毁,从而形成水泡。

总之,陈先生克服此痛苦经历,并于2012年1月完成了他的治疗。

但仅仅两个月后,他的癌症复发了。这次,癌症如复仇似得扩散至全身,因此情况更加严重。

2012年3月与2013年10月之间,陈先生尝试了八种不同的化疗方案,以及一轮慈怀放射治疗以缓解部分骨痛。

查看他所携带的记录时,我发现他使用了九种不同化疗药物(单独或结合使用)。每一到三个月,他从一种化疗方案转向另一种的原因是因为它们几乎都不起作用。

我看见他的时候,他的体重只有54公斤。他的声音沙哑,并几乎听不见。因为癌症压迫在神经上,他的某一声带也瘫痪。此外,他也患有持续性咳嗽,并抱怨患有疲惫症状。除了食欲不振,他也因骨转移(癌症扩散)而感到的持续性疼痛。他的医生已放弃治疗他。

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扫描显示,他的肺部布满了“炮弹型”肿瘤。骨骼、心脏周围的水分也出现了转移癌,而癌细胞也扩散到颈部、胸部以及腹部中的淋巴结。

扫描显示了一幅可怕的景象。但扫描无法捕捉到陈先生的抗癌精神,而我看到了。多数人应早已放弃。

陈先生非常清楚自己所面临的重重困难,但他还是想再进行一次治疗。他的决心让我想再试一次。

由于他已使用过鼻咽癌的大多药物,我能提供的只是改变药物的组合。

然而,我还有一个秘诀。曾有报道显示,高达80%的激进鼻咽癌患者带有某种基因突变。以我的经验,添加称为西妥昔单抗的靶向药物后,效果几乎一直是良好的。

尽管潜在的副作用和风险,陈先生也非常坚定他要接受我所提议的治疗,并于同一天开始了治疗。

他离开房间后,我的女儿看着我,向我皱起了眉头。她显然不认为此男人在经过这么多次治疗后,还会对进一步治疗有任何良好反应。

我以人头保证,并开玩笑地说:“放心, 一定可以的!”

她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提到:“记得告诉我这个病患的治疗效果。

自此,九个星期已过,陈先生也已完成了三轮化疗。

我再次见到他。他的食欲良好,声音也越来越清晰。后续的PET-CT扫描显示,他的肿瘤在所有受影响的部位都对治疗起了反应。

非常荣幸的,我为他进行了PET-CT扫描,并将扫描图片发送给我的女儿。

我想要让她知道的是,如果还有一点治疗机会,就应永不放弃,这也是医学领域所不能教导的一堂课。 

洪炳添医生撰稿

发表于 癌症治疗
标签 化放疗, 化疗, 头颈部 (ENT) 癌, 癌症复发, 癌症积极思考, 癌症突变, 癌症诊断, 转移癌
阅读更多关于 头颈癌, 鼻咽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