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五月 2017

最动听的呱噪声


诊治方式的进展,让舌癌患者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也恢复了生命。

郑先生走进我的诊所,手里捧着两大罐的卤猪脚。

“请你吃!希望你会喜欢!”他用那把一贯洪亮的嗓音说着。长得矮矮胖胖却总是容光焕发的郑先生,是三巴旺有名的肉骨茶小贩。咧嘴笑得见牙不见眼,他显然心情一片大好。

我当然知道他这一次来,标示着舌癌已跨过了第一个年头。但我还是故意跟他说笑,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他大声宣告:“医生,多亏了你,我今天才有办法再开口说话!”

较早前,他舌头右边的一颗小疮在几个月内扩大成肿瘤,占据了大半个舌头,耳鼻喉科一位外科医生建议他把舌头整个割除。

动手术切除肿瘤,是舌癌的一般治疗方法。在癌细胞没转移到体内其他部位的情况下,通常动了手术就能完全治愈。

至于手术切除范围有多大,就得取决与癌肿瘤滋生的部位与肿瘤的大小。如果是舌部边上的小肿瘤,只需切除半个舌头。但是,一旦肿瘤占据的面积超越了舌面的中间线或蔓延到舌根,那整个舌头都保不住了。

就郑先生的病况来说,扫描图像显示肿瘤并不小,而且逾越了舌面中间线,还扩大到舌根。PET-CT扫描则显示癌细胞蔓延到周边的颈部淋巴结,但未扩散到体内其他部位。

郑先生急于寻求手术以外的其他疗法,于是来找我。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劈头就问:“如果我这辈子再也无法正常说话,你能想象活着会有多痛苦吗?”

他太太也在一旁补充说:“他很爱说话。如果这辈子不能再讲话,他宁可去死!”

舌癌并不普遍。长期抽烟喝酒或咀嚼烟草的人较易患上舌癌与其他口腔癌患。印度人常见的嚼槟榔习惯,也会带来更高的舌癌风险。

针对头部或口腔癌症,化疗及其他药物研究已取得一定成果,足以有效地对抗这类癌症。声带癌研究最早见成效,研究发现,化疗和放射性疗法足以让60%患者保住声带。

当然,用化疗或放射疗法来处理,复发的几率高达40%,而这些复发的患者有不少最终还是无可避免地得进行手术,从此无法正常说话。但毕竟还有六成患者仍能保住说话的能力,总好过让所有患者都无法再开口正常说话。

体会到了郑先生对手术的强烈抗拒,我向他建议采取上述的其他疗法抗癌,同时一再强调他得做足心理准备,万一疗法不见效,他最终还是得把舌头割掉。

三轮化疗后,PET-CT扫描显示肿瘤缩小了,吸收的糖分也减低了。这就是PET-CT扫描有别于一般CT和MRI扫描的好处。一般扫描只能显示肿瘤是否已经缩小,看不出剩余肿瘤是否还活跃;而PET-CT扫描则足以测试出肿瘤大小和癌细胞的活跃性。

整个疗程最痛苦的阶段要数最后一轮了。化疗与放射性疗法双管齐下,导致郑先生的舌头严重灼伤,口腔内壁剥落,频频出血,让他痛苦不堪。

但是他咬紧牙根熬了过来,默默承受着痛楚,却永远摆出一副坚强乐观的笑脸。

一年下来,他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虽然说完全治愈还言之过早,但最近的一次PET-CT扫描证实他的癌症进入了缓解期。

“医生,你吃了得告诉我好不好吃。如果不满意,我下回再给你另做一盅!”他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哎呀,别唠唠叨叨地说个不停,你没看到医生正在忙吗?”他太太轻声责备。

我啊,可一点儿都不在乎这番呱噪。这种健康与活力的声音,如此清晰洪亮,远胜医生所开出的任何药方。

文:洪炳添医生
译:林琬绯

标签 公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