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十一月 2016

当病人拒绝遵守指示

作者: 洪炳添医生

医生这份工作有时可令人感到懊恼。当病人不接受公认的临床实践,而是选择非常规的选项时,您往往会感到烦恼。这种情况当然会发生,而且不是偶尔才发生。当病人不相信您所告诉他们的,当他们对治疗风险没有根据的恐惧,而且当有一些超出病人控制的情况时,也会发生这种情况。

我有一个病人,让我们称他为蔡先生,他是来自另一个国家的政府官员。当他被诊断患上第4期结肠癌,而且癌症已扩散至其肝部时,我开始照顾他。他最初在中国接受了结肠癌手术。

2011年6月,当他发现癌症已经蔓延时,他被引荐给我。他总是由来自他的祖国的医生陪同,这位医生既是他的律师,也是他的翻译。由于他不会说英语或华语,与他交流很困难。

当您不会说他们的语言,与病人建立紧密关系是不容易的。我通常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因为我平常讲话的时候很生动有趣。每当我说话,我有很多面部表情,而且经常指手画脚。无论如何,蔡先生和我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相处得很好。

第4期结肠癌患者的长期前景不佳。大多数患者不能治愈。

当蔡先生来看我时,他的转移性疾病似乎只限于肝部。在肿瘤学界已被广泛接受的是,患有限于肝部的转移性疾病的结肠癌患者可能有被治愈的机会。积极化疗和明智地使用局部治疗实际上可治愈25%至40%的患者。

蔡先生对化疗反应良好。在我们证实肝肿瘤尺寸缩小后,我们利用射频消融“燃烧”病变。在该过程中,在放射学引导下,将探头插入肿瘤中。

然后产生高频超声波以加热探头尖端,并且燃烧附近的癌细胞。

蔡先生的问题是他不能在新加坡逗留多过两个月。因此,每当他要回家,他经常不得不放弃治疗。两个月前,蔡先生到诊所就诊,因为他的癌症恶化,并且已经蔓延到他身体的各个部位。由于他事前已经接受过多次治疗,这次使用的化疗药物的选择更具毒性和更多的副作用。

经过三轮化疗后,最新的PET-CT扫描证实他的情况好转。不幸的是,我被告知他很快就要回家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期待再见到他,因为我知道,如果他出现,这意味着事情再次变坏了。我觉得我只是把石膏放在受感染的伤口上,知道石膏会随着感染化膿和扩散而脱落。

这并不意味着不遵守指示总会有最坏的结果。

Viggo是一个60多岁的挪威人,他在2012年5月因为左扁桃体癌症来看我,当时癌症蔓延到颈部的淋巴结。他在进行扁桃体切除术时被诊断患癌(最初被认为是扁桃体炎)。

在讨论了各种治疗方案后,我们开始了化疗。Viggo非常耐受化疗。在化疗的第三个周期后,我们进行PET-CT扫描,显示所有的癌症已经消失。他感觉良好,并恢复了他之前失去的体重。

计划治疗的第二阶段涉及颈部的每日放射治疗。计划是治疗他七个星期。每周施用化疗以增强放射治疗的有效性。

放射治疗的副作用根据剂量、所治疗的范围和治疗部位而有所变化。放射治疗对头部和颈部区域往往有更严重的副作用。我经常警告我的病人,这就像一个“活生生的炼狱”,他们必须经历过,然后才能治好。

最初的两个星期通常是相当容易的。从第三或第四周,口腔的内层分解并形成溃疡,导致在进食、喝酒和说话方面的很大困难。

在第三周的辐射后,Viggo痛苦不堪,他的体重从86.6公斤下降到80公斤。尽管已经尽量使用止痛药,但疼痛依然严重。

我安排他入院接受静脉水化和喂养。放射治疗师和我尽可能哄他,并暂时停止放射治疗,好让他的溃疡可以愈合。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但Viggo只进行了35个计划放射治疗部分里的15个部分,就放弃了治疗。

他理解潜在的后果,但根本不能让自己继续下去。

我刚刚在Viggo定期每三个月一次的跟进检查中和他见面。他的体重恢复正常,PET-CT扫描显示没有癌症复发的证据。我们都很高兴他的病况良好。

蔡先生和Viggo提醒我,我只是在扮演科学家:医生当然不是处理实验室中的培植,它们的行为可以被预测,或至少可以与控制实验对比研究因果关系。

我们所治疗的是具有人类本能、不同情绪、体重和细胞水平的人,对我们注入他们身体的化学物质会有不同的反应。虽然我们可能会抱怨病人不遵守指示,但我们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如何演变。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希望最好的,等待结果,并继续尽我们所能做到最好。

洪炳添医生撰稿

发表于 癌症治疗
标签 国外癌症治疗, 头颈部 (ENT) 癌, 常见的癌症治疗副作用, 癌症医生故事, 癌症诊断, 第四期癌症, 转移癌
阅读更多关于 头颈癌, 结肠直肠癌, 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