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六月 2016

当家庭分歧因疾病而起

作者: 洪炳添医生

对于每个生物,死亡是不可避免的。

这一周,我得与一名重病垂危的病患及其家人一起经历这一过程。

66岁的Siew Ching(化名)患有第4期乳癌。虽然她最初对化疗的反应良好,但随着癌症扩散到脑部,她的病情就开始急转直下。

她是单身人士,但有许多兄弟姐妹。

在我照顾她的两年期间,她的小妹或大哥总是会在每次门诊时陪伴着她。他们会参与决策制定过程,更重要的是,他们陪伴在她的身边,不断地支持与鼓励她,好让她继续与癌症抗争。很显然的,他们非常关心她、爱护她。

最近她住院治疗,当我在上午7点查房去探访她时,我经常看见她的小妹或大哥,或他们俩同时在她的病房里。这意味着他们在病房陪她过了一夜,或在早上很早就从家里赶往医院,好在我早上查房时碰到我。

他们会告诉我他们所最新观察到的,并想了解有关治疗方案的详情。

起初,一切安然无恙。然而,Siew Ching的病情逐渐恶化。几天后,她的言语愈发含糊不清,最终让人难以理解。之后,她陷入了昏迷。

除了我熟悉的两名主要看护者,其他家庭成员也开始给予意见,分享他们觉得应该和不应该做的事情。

这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大脑是身体里常作为“避难所”的一个部位,因为许多化疗药物无法渗透覆盖大脑和脊髓表面的膜层。

这个膜层称为脑膜,是保护大脑的天然屏障。不过,它也可以作为“过滤器”,防止许多药物渗入大脑。这也是为什么相较于身体的其他部位,化疗的疗效对于扩散到大脑的癌症普遍较低。

对于癌症扩散到大脑的患者,首选的治疗选项是放射治疗。对于大脑内有多个肿瘤扩散的情况,通常以10轮“全脑辐射”来治疗整个大脑。

这通常可有效缩小大脑中的肿瘤,并减少因肿瘤挤占大脑空间而引起的症状。

不幸的是,我们必须停止Siew Ching的放疗,因为她的整体身体状况已经恶化,而她得入院接受支持性护理。

她的家人的意见开始有分歧。一些想让她继续住院,以让她获得充足的支持性护理。一些想让她出院回家,而有些则想让她入住慈怀护理中心,以让她获得临终护理。

当我意识到家庭内部的冲突和分歧时,我建议他们一起坐下来了解情况,获得一个共识,以决定后续步骤。

这些家庭会议从来并非易事。确保每个人都明白病患的医疗现状、治疗方案以及可能的病情预后是非常重要的。所有在场的人都必须有一个机会来表达自己的个人观点。

Siew Ching的大哥很想要她继续住院,并进行任何可行的治疗方案。然而,另一个哥哥和侄女(代表Siew Ching的另一个哥哥)立场分明,表示不想再进行任何积极治疗。最后,大哥不情愿地让步了。

会议得出的共识即是不会有进一步的积极治疗,而Siew Ching将尽快出院以入住慈怀护理中心获得临终护理。

她那时正从带状疱疹中康复,因此慈怀护理中心尚未能够让她入住,直到感染完全治愈为止。这是为预防感染扩散至其他病人。

我继续在每天早上探访她。但非常遗憾的,她现在孤零零地在病房里,以前每早都会看到的家人都不见了。我问了护士,而他们也注意到她的家人不再常常来探访,即使来了,也只稍作停留。

现在,她的日子过得非常宁静。死神就快要来把她接走了。

虽然她的家人曾经齐心协力,想要她得到最好的治疗,但在后期他们对于护理方案各自坚持己见而引发的分歧,已改变了家庭动态和家人间的关系。

希望随着她的逝去,她的家人会和好如初。 

 

洪炳添医生撰稿

 本文最初刊登于2015年9月的《海峡时报》

发表于 关怀与照顾 , 癌症治疗
标签 乳癌 , 癌症医生故事 , 第四期癌症
阅读更多关于 乳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