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八月 2017

在他们最后的旅程中给予新的希望

贡献者: 郭展扬医生

郭展扬医生针对为何自己选择从事慈怀护理领域进行诠释

您是如何选择从事慈怀护理的?

虽然我对慈怀护理很感兴趣,但在早期的培训过程中,我并没有将其做为职业生涯的首选,因为那时候还不存在相关的专业培训;这在当时仍然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而并非主流医学实践中的一部分。最初我以为自己会以一名志愿者医生的身份(与当时的临终关怀协会一道)提供慈怀护理,与此同时继续进行家庭医学的研究生培训。

2000年,我实现了职业生涯的转换。

当时我在政府综合诊所担任医生,并已经获得了家庭医学硕士学位。我通过介绍认识了Koo Wen Hsin医生,正是他在随后改变了我的人生。时任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医疗总监的Koo医生告诉我,他希望为对慈怀护理感兴趣的人创造一条职业途径,并期望这一专业将在合适的时机被认可并被纳入主流医学专业领域。该护理中心甚至为海外培训项目设置了专门款项。

这在当时来说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但仍然存在一些风险–尚没有正式的培训项目,而是需要进行在职自主学习,以及出国接受培训。即便如此,也无法保证我能够在将来成为业内被认可的该领域专业人士。面对这样一个艰难的决定,带着家人的祈祷和祝福,我作出了信仰的飞跃。自那之后,我从未后悔。

最初几年的学习经历是最不同寻常的–我通过教授他人来丰富自我,获得进步。我自己并没有上级主管,相反却必须监督和管理被分配到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的初级医生。我为医生们安排了慈怀护理研究生课程,在2002年本地医学生项目首次被引进时,我担任当时该项目的首席协调员,与此同时,我还针对慈怀护理进行了多次演讲。2003 年,在非典型性肺炎(SARS)疫情爆发期间,我几乎代理了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临床科部门主管的职责。在护理科主任的协助下,我们采取了一项有效的感染控制措施,这一措施随后为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赢得了国庆日荣誉奖章,这同样也是对我们勤勉工作的认可和鼓励。

自主学习在我的培训过程中扮演着主要角色–我大量阅读,进行研究,遇到难题就向他人征询意见。在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我们每周都会与访问顾问举行例行会议,就患者管理事宜进行探讨。此外,我还于2002年参加了卡迪夫大学一项为期一年的远程教学文凭课程。最棒的经历是在2004年6月获得新加坡卫生部卫生人力发展计划(HMDP)奖,有机会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

2005年我回国时,慈怀护理已经逐渐被主流医学所认可并接纳。2006年,我被护理中心提升为顾问医生,并在2006-2008年期间担任国立大学医院访问顾问。2007年,新加坡开始了针对慈怀护理的专业人士培训,我被卫生部任命为慈怀护理医学专科医生培训委员会(SSTC)的创始成员之一。

我于2008年7月加入百汇癌症中心,并帮助其在新加坡最大的私营癌症服务机构设立首个慈怀护理服务中心。

您还继续参与对其他人的培训工作吗?

是的,除了我的本职工作之外,我仍然参与一系列培训和教育性项目。我是慈怀护理专科培训委员会成员,负责监督这一领域的专业培训。我还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慈怀护理研究生文凭课程(GDPM)的项目主任,主要为医生提供慈怀护理领域的一般性培训项目。与此同时,我还负责为医学生进行授课。

为什么您会选择慈怀护理这一领域呢

当慈怀护理/临终关怀服务在新加坡还停留在早期起步阶段时,我的母亲已处于结肠癌晚期,她在1988年被转入新加坡癌症协会下属的临终关怀小组。那时候,前来家中探望她的志愿者和医疗小组所表现出的关怀让我感动不已。尤其是Anne Merriman医生,她特别在中国农历新年这天来到我家--一套三房式政府

组屋,探望我的母亲。我母亲最终于1988 年3月离世。

我于1991年毕业并在1992年结束实习后,注册成为临终关怀协会志愿者医生,并在此一直工作到1994年,1995年起我开始专注于家庭医疗的培训。

可以说您在慈怀护理领域已经工作了相当长的时间。您如何看待针对临终患者的关怀和照顾工作?是什么激励着您不断前进?

我已经从事慈怀护理17年,其中8年半在托福园晚期病人护理中心,另外8年半在百汇癌症中心–但我心中仍然存有强大的动力与信念。

虽然目送多数(如果不是全部)患者最后离世是非常令人悲痛的事情,但我并不觉得照顾他们会让我心力交瘁或情绪失控。恰恰相反,这是一次富有意义的学习之旅,我感到非常荣幸能够以这一身份为患者和他们的家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与支持。

只有在我们盲目坚持不切实际的期望,不愿放弃不可能实现的目标,以及无法接受最终的结局时,才会让人感觉无能为力。那样的话我们会因为无法为患者及其亲人付出更多而感到绝望和无助。但是,如果我们能够转换思维,从不同角度寻求新的意义,设定新的更切实际的目标,我们仍然能够在实现每一项小任务时感到充实与满足。我经常帮助我们的患者专注于他们力所能及并且主动愿意做的事情,而不是那些难以企及或曾经能够、现在却无法做到的事情。

您能更详细地描述一下您在百汇癌症中心的工作吗?

当然可以。百汇癌症中心的慈怀护理服务于2008年7月设立。现在我们共有一名慈怀护理专家与三名慈怀护理护士。他们负责在三家百汇医院为接受百汇癌症中心治疗的患者提供支持与服务。有些人认为我接受的患者全部都是临终患者;当然这也是我工作中的一部分,但我的多数患者是仍然处于积极癌症治疗过程中,但需要向我寻求癌症疼痛管理咨询与帮助的患者。尤其是当癌症疼痛原因复杂并且需要多种药物综合治疗时。

我也帮助有需要的患者制定出院回家的规划。同时,我还提供一个小型的家庭护理服务,前往探望那些因为身体太虚弱而无法前来诊所的患者,以及那些希望能够在家中度过临终前最后时光的患者。

通常来说,您的一天是怎样进行的?

早晨通常十分繁忙,我需要先在三家百汇医院做例行查房探访。他们中的大多数是百汇癌症中心与我共事的医学肿瘤学家的患者。接下来是门诊部和家访,具体安排视情况而定。

傍晚下班回家前,我有时会需要再检查一下病房里的患者。

您如何在忙碌的医生,丈夫和父亲这三个角色中进行转换?

对我们这种类型的工作来说,保持工作与家庭生活的平衡其实非常困难。但幸运的是,我的家人都非常理解我,而且给予我充分的支持。我的妻子是一名兼职家庭医生,两个孩子现正就读于本地一所大学。我们有一个约定,周末和某些工作日晚上是家庭聚餐和家庭活动时间。

从最初您涉足慈怀护理开始,这一领域发生了哪些变化?

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的进一步加剧,对于癌症和非癌症患者慈怀护理的需求必将进一步增加。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对本地医学院毕业的医生进行一般性慈怀护理的培训,以满足部分患者相对简单和基本的慈怀护理需求。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慈怀护理领域专家也正接受相关培训,以更好地照顾那些需要面对更为复杂的慈怀护理问题的患者。针对慈怀护理的大众认识和接受度将会随着时间推移而进一步提高,正如在其他发达国家一样。

郭医生

发表于 慈怀疗护
标签 癌症医生故事 , 癌症疼痛管理

相关文章

咨询我们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