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九月 2017

关爱他人:一个终身的梦想


Nurul Ashirin Badruddin说,从事护士这一职业让自己能够从整体角度更加清晰地看待生命这一课题。

一直以来,Nurul Ashirin Badruddin都希望自己能够尽一己之力帮助癌症患者。

“我有不少表亲都罹患癌症;其中两人患有白血病,另一人患有脑癌,”这名34岁的高级职员护士说。“小时候,我经常去医院探望生病的家人。”

最初,她想成为一名药剂师,但不够理想的成绩却使她阴差阳错地进入南洋理工学院主修护理专业。自从14年前毕业之后,她就一直担任肿瘤科护士。

虽然护理专业并不是她的首选,但她从未对此感到后悔。

在2014年转到百汇癌症中心之前,她曾经在新加坡一家政府公立医院工作。现在,她与专门从事血液学研究的肿瘤学家林子毅医生共事。因此,现在Nurul的大部分工作都与血液疾病以及骨髓移植病例相关。

Nurul的一天通常从早上8:30开始,她会与林医生一起在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进行例行早间巡房。

“我们会一起探视病患并检查药物使用情况。” 然后她会向医院的护理人员传达新的医疗指示。“我也会和患者进行交谈,以了解他们是否有特殊需要,比如营养师或者医疗顾问服务等等,”她说。

巡房结束之后,她会去林医生在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的诊所。在那里,她主要负责帮忙采血,协助医生进行骨髓移除并进行检验,为患者换药,或帮助他们进行化疗输液。

Nurul热爱自己的工作。“除了护理,我不知道自己还会做什么。”

她说,护士这一职业帮助她从不同的角度看待生命。“与患者进行互动,听他们讲述患病的经历,我经常会觉得自己能够从他们身上学到太多东西,比如尽量少抱怨,因为有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当然,在肿瘤科领域工作需要面临很多挑战。“我曾经在儿童肿瘤科工作过11年,”作为一名孩子的母亲,Nurul说,“每次看到一个孩子死去,我都会忍不住回家大哭一场。这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她已不在小儿肿瘤科工作,但工作却并未因此而变得更轻松。“与成年患者相处,会好一些,但仍然时常感觉很沉重。有时我回到家,会哭一会儿,然后为他们祈祷,”她说。

“我永远无法习惯于看见自己的患者死去。对我来说,这是非常情绪化的一件事情。他们可能是某人的妻子,某人的孩子。我总是为他们感到伤心。”

因为护士是与患者相处时间最长的人,两者之间也很容易发展出亲密的依存关系,因此对他们来说,面对这一切尤其艰难。“我们通过交谈和保持联系,对患者的了解也越来越深入。”

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患者中就有一名患有白血病的女士。Nurul和这名患者年龄相仿,两人有许多共同点。“我更愿意把她当成自己的朋友,而不是患者,”她回忆道。

这名女士所患的白血病具有极强的抗药性和异常的侵略性。“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情况,”她说。

然而让Nurul印象深刻的是这名女士从未轻易放弃,一直保持着高昂的精神和斗志。“我对她说,‘对不起,您的治疗结果不是太乐观。’她却会回答说:‘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尝试别的治疗方法吗?’”

“她会跟我说起自己的家人和工作,但极少谈到她的癌症病情。她总是表现得无比乐观和快乐。她每天都在与癌症进行抗争,但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

这名患者之所以令人难忘,是因为当她自己在与病魔斗争时,还一直关心和惦记着别人。“她非常有礼貌,极其善良,对他人也非常体谅。有时候我们(护士)忙得没时间吃午饭,她甚至会替我买来午饭。她有时还会为护士们买些小零食。”

2015年9月她去世时,Nurul几乎崩溃了。“她父亲告诉我,‘你已经尽力了。’”

Nurul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才从这名患者的离世中慢慢恢复过来。她回忆道,“当时我不得不向朋友倾诉以寻求慰藉。”

尽管如此,她却表示自己从未想过要让自己成为一个硬心肠的人。“我不想让自己因为习惯于见证死亡而变得麻木,”她说。

除了面对离世的患者之外,她工作中的另一大挑战是如何向患者传达坏消息。她说,如果到了那一步,她会告诉患者:“我们每个人最终都会死去,但是以什么方式、在什么时间,我不知道。但直到那一天,我们都必须抗争,努力争取我们仅有的时间。”

她给这些患者的建议是尽量让剩下的每一天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尽情享受你最爱的美食,勇敢去做你一直想做的事情。”

而她也总是会对患者重复着最简单却最重要的一条建议。“我总是告诉他们:‘不要吝惜让家人知道你爱他们,并感谢他们对你的照顾。’”

Jimmy Yap

标签 与癌症病患的体验, 癌症护士, 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