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八月 2016

从叛逆青年到社会辅导员


改变社会普遍对谁寻求专业辅导服务的歧视是27岁癌症辅导员Dominica Chua的使命,她刚于半年前加入百汇癌症中心(PCC)。

Dominica坦白,十几岁时她是个“坏小孩”。她记得自己常在课堂上搞破坏,老师给了她很多机会悔改。不过改过自新并不容易。

“那时候我很叛逆,同时也是班上的孩子王。所有的惩罚对我来说都起不了什么作用。我在实验室里捣乱,经常没做完功课。扰乱老师非常好玩,有一次老师还把我不规范的行为打电话告诉父母。”

“不过我的班主任老师很支持我,谈到这一点非常感恩,她补充说,老师在这段时间就是她的辅导员,对她影响不小,当时学校辅导员是少之又少。

Dominica深受老师影响,希望自己也能为他人带来这样的帮助。O水准毕业后,她就希望能攻读辅导文凭或学位,但那时新加坡的理工学院和大学都没有提供此类相关的课程。因此她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从事与音乐相关的工作,不过成为辅导员的梦想从未熄灭。 

后来她发现自己能够报读辅导研究生课程,于是在取得社会科学(专业辅导)文凭后,开始辅导边缘少年(和他们的家庭)。她曾通过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辅导过虐待、精神创伤和依恋障碍的边缘少年。

在社会服务部工作过一阵子后,Dominica来到了百汇癌症中心,进一步与其他的辅导员一起为癌症病患和他们的看护者提供心理支持。Dominica享受与病人成为朋友的过程,在治疗不同阶段提供关怀、支持和建议。虽然Dominica是辅导员,但她表示其实自己从病人身上学到更多。

“每一天都是奇妙的。帮助别人意味着学习用全新的视野看待问题,在解决别人的问题之前先理清自己的问题。

帮助他人会让你更加了解自己。总结道。

尽管青少年和癌症病者有着不同的挑战和情况,但Dominica深信,重温过去,克服恐惧,从而建立坚定的积极人生观,就是她辅导工作的根本。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愈合的伤痛。对于病人来说,这可能甚至是对注射的恐惧,害怕打针可以是他们进行进一步治疗的最大阻碍。表示。

并非所有的病人都会对自己的伤痛侃侃而谈。因此,Dominica觉得自己的工作中,直觉和友谊非常重要。

“我们上课时学会了结合使用各种不同的治疗方案,包括通过使用建构主义心理疗法和精神动力学心理疗法的原理进行个人中心治疗、焦点解决治疗和正念认知治疗。然而,这仅仅是一个框架。

“我觉得我们作为辅导员最该做的就是陪在病人身边,因为有些痛楚和经历是无法用言语表述的。说。

她认为她的职业是趟主打疗伤的旅程,重在提高自己的意识,让病人越来越愿意与辅导员进行交流。“不论我们来自什么背景,有着什么样的目标,面临什么情况,我们都需要有人陪我们一起往下走下去。我们不说太多的话,我们会陪在你身边。”

Nuraisha Teng撰稿 

标签 癌症辅导员

相关文章

咨询我们的医生